文革中震惊全国的兵变事件:毛泽东并未受冲击

  • 时间:
  • 浏览:4

  七二零事件(资料图)

  在“文化大革命”中,就引起或多或少人震惊的程度而言,到1967年夏天为止,“七二〇事件”是最大、最引人注目的有有一另一个多 “特大事件”。林彪、江青一伙甚至说,武汉“七二〇事件”是“陈再道搞兵变”,冲击毛泽东驻地。

  “七二〇事件”所处前

  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回忆说:1967年初,上海刮起“一月风暴”,全国性的造反夺权达到高潮。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各级党政机关瘫痪了,大批负责同志被戴高帽,挂黑牌,“架飞机”,游街示众;工厂停工,学校停课;连军区机关也一另一个多劲受到冲击。

  “一月风暴”刮起时,我和钟汉华同志(武汉军区政治委员)在北京参加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1月23日,毛主席命令,军队要介入“文化大革命”,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帅为了在新的请况下稳定军队,稳定局势,与林彪一伙坚决斗争,制订了中央军委八条命令,并于当月28日报经毛主席批准发表声明。

  会议期间,毛主席作了重要讲话,他对造反派冲击军事机关是反感的,认为这里边“一定有坏人”。之后 对或多或少人说,是因为碰到什儿 请况,要退避三舍。使坏人暴露出来。我当时理解,主席的意思是要或多或少人以退为进,做到有理、有利、有节,退避三舍、四舍还不行,就要硬或多或少,就要执行军委八条命令,追究冲击军事机关的坏人。

  3月17日,武汉军区和公安机关根据中央军委八条命令以及或多或少军区执行八条命令的做法,抓了武汉地区军内外煽动极左思潮,搞打、砸、抢、抄、抓的一批坏头头和骨干分子(除朱鸿霞、胡厚民等少数人之外,其余大帕累托图总要军委十条命令发表声明后予以释放)。3月21日,武汉军区又发表《通告》,发表声明解散“工人总部”及其所属组织。哪几种最好的办法 ,有效地制止了打、砸、抢、抄、抓的活动,稳定了局势,保护了大批干部、群众。与此并肩,军区还成立了省、市的抓革命促生产办公室,让大批地方的党政负责同志站出来工作,扭转生产形势。以上哪几种做法,受到了武汉军民的拥护。

  武汉地区形势的稳定和发展,引起了造反派的不满,也受到林彪、江青一伙的关注。4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正确对待革命小将》的社论。这篇社论的用意之后要批判和警告武汉、成都等地的军队领导人,暂且压制造反派的红卫兵。4月6日,林彪和王力、关锋、戚本禹合伙炮制的中央军委十条命令,又经批准发表声明了。十条命令是针对八条命令来的,命令发表声明后,江青和陈伯达拍手叫好。

  什儿 愈演愈烈的极左行径,激起了武汉军民的极大愤慨。5月16日,若干群众组织自发地成立了“百万雄师联络站”。“百万雄师”认为:武汉军区支左大方向是正确的,非要把斗争矛头指向解放军;或多或少人坚决反对“杀向社会”,把矛头指向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的队伍很快扩大,到“七二〇事件”所处前,已拥有120余万人了,其中党员人数占全市党员总数的85%以上。武汉军区驻武汉机关、部队的广大指战员,思想感情说说也一致倾向“百万雄师”。

  在“中央文革”的操纵下,武汉和南下的造反派(多数是年轻幼稚的娃娃们)四处冲杀,致使两派冲突加剧,武斗升级,惨案时有所处。而这时,“中央文革”却又倒打一耙,把武斗的责任归咎于“百万雄师”和武汉军区。6月26日,“中央文革”办事组和“全军文革”办公室给武汉军区发来电报:“最近,武汉市所处的大规模武斗,是不正常的,希望武汉军区立即采取有力最好的办法 制止武斗。‘百万雄师’或多或少人对若干院校和工厂的围攻,应立即停止。杀害革命群众的凶手,应按照中央《六六通令》严肃处置。不久事先,中央将请武汉军区和各派群众组织的代表来京汇报。”这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电报,是康生授意搞的。希望或多或少人下发材料,之后 每天向“中央”汇报一次。还煽动说,从电报中删改并能 看出“中央文革”对武汉军区的态度,希望武汉造反派大胆地干,大胆地杀向社会。接到“中央文革”6月26日的电报后,或多或少人立即让两派群众组织选出代表,作好赴京汇报的准备。7月初,我打电话给周总理说:群众组织的代表是因为选好,并能 到北京开会了。7月10日左右,总理回电话,说群众组织的代表非要北京了,就在武汉处置问題图片。我当时不便多问,事先才知道,改变计划是因为毛主席要巡视大江南北,之后 要到武汉横渡长江。 毛主席和周总理到武汉,使林彪、江青、康生一伙极为恐慌。7月13日,总理决定到武汉,飞机降落后,总理见不出人接他,还以为我和钟汉华同志被造反派弄走了。刘丰把总理接到武汉军区空军司令部后,总理问刘丰:陈再道、钟汉华到哪里去了?刘丰张口结舌答不出来。总理这才让刘丰通知或多或少人,叫或多或少人赶去。总理到武汉,“中央文革”和吴法宪把持的空军不通知武汉军区,这是极为反常的。

  7月13日,吴法宪根据林彪的意思,还两次打电话给刘丰,要刘丰把空军某部王新(原政委)等人立即召到武汉。更令人奇怪的是,与处置武汉问題图片和保卫主席安全不出丝毫关系的江腾蛟,也从南京窜到武汉。李作鹏等人以及总参谋部和海军、空军的作战部长们到武汉,据说是为了保证主席的安全,是经过主席、总理同意的。这里边有不出林彪的预谋,很值得怀疑。

责编:邢若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