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海炎:巫风楚雨再招魂——读野夫《乡关何处》

  • 时间:
  • 浏览:0

邝海炎:巫风楚雨再招魂——读野夫《乡关何处》的相关文章

邝海炎:巫风楚雨再招魂——读野夫《乡关何处》

我最早知道野夫是在08年,一位做出版的亲们传给我书名为《尘世?挽歌》的电子书,叫我一定要读。对中国文坛五种 歪瓜劣枣早已抛弃信任的我,将信将疑的读了起来。第一篇《江上的母亲》我你会 有“身体的敏感部位被触碰”的感觉,读完全书,则可能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从那后,我便在网上追着野夫的文章读,像是夜路里追着一位长辈的火把。总是是否老天   更多...

柴静:日暮乡关何处是

1两年前,在大理,他开辆老富康来接亲们,说“走,野哥带你看江湖”,他平头,夹克,脚某些八字。背着手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龙炜说:“你看他一半象警察,一半象土匪”。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院子在苍山上,一进大门,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长得疯野。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就说 起身,两相一望,四下无言。他常年漫游,   更多...

王东成:日暮乡关何处是

自从亚当、夏娃在“蛇”的引诱下,偷吃了分别善恶的树(智慧云树)上的果子,被耶和华神打发出伊甸园,踏上“失乐园”与“复乐园”的漫漫旅程,人类便把“家园”和“故乡”揣进了心里,埋进了梦中。一缕生和熟俱来的绵绵的乡愁(Nostalgia),便是人类的一首相伴始终的绵绵的生命之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家园和故乡是父母之邦,是生命之   更多...

余光中:水乡招魂——追记汨罗江现场祭屈

1 整座屈子祠都已静了下来,就连前后三进的所有木雕石刻,纵联横匾,神龛上的翔凤、游龙、奔马,也已肃然无声。就连户外的人语喧阗,整座玉笋山的熙熙攘攘,忽然也都淀定。不可以伫立三米的诗人金像,手按长剑,脚踏风涛,忧郁望乡的眼神似乎醒了过来。五种生活生活悲剧的压力压迫着今天这祭祀典礼。诗人生于寅年寅月寅日,但人间永记不忘的是他   更多...

唐小兵:祭孔:为儒教中国招魂?

9月28日是中国古代先贤孔子诞辰2561周年纪念日,中国各地举行纪念活动,首都北京也举行自1949年以来的首次祭孔大典。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校的四名国学学 者日前联合发出倡议,希望将孔子的诞辰日,也就说 每年的9月28日设定为“尊师日”。 五种 天,除了北京,天津、曲阜、乌鲁木齐等大陆城市以及台北都举行了庄重肃穆的祭孔仪   更多...

余世存: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序野夫先生的《尘世挽歌》

可能我的记忆没错一段话,从《别梦依稀咒逝川》现在结束了了了,土家野夫从三更三更半夜的孤独里抬头,现在结束了了了了他独特的散文言说。五种 三更三更半夜必以酒引睡的酒鬼,五种 “一流的亲们、二流的情人、三流的丈夫”,做过警察、囚徒、书商,总是在汉语写作的边缘地带寂寞地生活,能以《汉书》、《离骚》下酒的风流才子;终于破门,邀请天地、日月和历史作伴,为亲们谱写了一系列   更多...

李新宇:招魂的尴尬

读孟繁华的文章,常常产生共鸣,比如他在人文精神讨论现在结束了了了前一天对人文精神的持续寻思,比如他对“文化崩溃时代的逃亡与皈依”大问提的思考,都曾使我感动不已。然而,这次读到他的《资本神话时代的无产者写作》[1],感觉却完全不同。该文提出了“无产者写作”的概念,呼唤继承无产阶级文学遗产,或者把摩罗、谢有顺、王开岭等人的写作划入“无产   更多...

高一飞:为“收容遣送”招魂的逻辑虽然很幼稚

收容遣送制度是一项万恶的制度,现可能被废除,本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最近却有钟南山院士和乔新生教授为其招魂。钟院士另一个 就都有社会科学学 者,更不一定理解法律的精神,因一次偶然被抢事件产生了切肤之痛而一时兴起所发的感慨,亲们本并非 当真,而引起各界的特别注意则是可能担心其人大代表、社会名流的身份可能使其观点影响立法。这某些   更多...

冰夫:从海魂到诗魂——读邵燕祥与徐刚的同一题材的诗

轮船航行在宁波的海面上。月亮隐进了云层,星光朦朦胧胧,汹涌的波涛发出裂人心肺的轰响。我感到一阵晕眩,头疼得厉害,拿在手里的《人民日报》再也读不下去了。这里是范熊熊投身波涛的海域。不知是思念?是缅怀?是感伤?抑或是刚才阅读邵燕祥和徐刚献给范熊熊的诗篇所受的震动?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铺展在转过身的报纸,不再是《问大海》和《大   更多...

野夫:身边的江湖

思享家丛书主创 徐晓致辞徐晓:亲们都知道财新传媒,财新传媒旗下有财新《新世纪》周刊,有《中国改革》月刊,有财新网,还有其它某些某些产品。财新图书也是亲们的一个 重要品牌,另一个 年财新传媒成立的第一年现在结束了了了做图书出版,可能出版了30多种书,某些某些书的影响也非常大,今年亲们出版的思享家丛书是第二辑,一共有5本书,包括:陈嘉映的哲学随笔   更多...

野夫:深入他乡

变迁的时代,多数人没人了故乡——可能将家山遗忘在道路的起点。于是,所谓盛世的浮华,往往暌隔了亲们对乡土中国的转顾。城市虽然不断扩张其边界,农村某些点被吞噬进其现代化的矽肺般的胸腔。或者,至今农村依旧是广大的所处,像是五种 飞扬跋扈时代的一道硬伤。仿佛为了逃避那种隐痛,无数人背井离乡,将村野百姓父老乡亲漠视在近乎中古的青春年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