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过去十年中国未出现有竞争力的企业

  • 时间:
  • 浏览:0

当下全球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企业家们该如何应对?我在与许多企业家交流的后后,突然听到原本 期待的声音:“国家会出那先 样的政策推动经济增长?”

都在可是我在过去20年,中国企业靠政府出台刺激政策熬过了另三个 个低谷期。但如今,地方政府负债率高,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刺激经济政策难再力挽狂澜,“守候政府出台政策”的心态亟待改变。企业非要指望政策,可是我要修炼内功,把产品做好。

城镇化并都在拉动此轮经济增长的关键,资源的重新配置——限制政府花钱,让老百姓有钱花,才是关键。目前的税制改革减少的税收如九牛一毛,在我看来,要动真格,先减税1万亿元,(实在这不算多,假使 花费中国GDP的2%。)这类买车人所得税的税率可从45%降到25%。中产阶级是未来社会稳定的核心人群,亲戚朋友 才刚站稳脚跟,买车人所得税就将亲戚朋友 一脚踩死。

看空城镇化、城市群

在太大再 人看来,城镇化是拉动中国经济新一轮增长的关键,实在不然。发改委敲定的2012年中国城镇化率为52.6%,事实上,中国的城镇化不可能 进行得差太大再 了。

中国城镇化体现在太大再 方面,包括造房子。截至去年年底,全国住宅用地中在建面积26.6万公顷,未开工面积10.06万公顷。按照人均25平方米的居住用地仅计算在建面积,也足够10亿人居住,中国的房地产不可能 过剩了。实际上,人口依旧朝大城市聚集,现在的农村几乎看不见青壮年的身影了。

最近,又耳闻“城市群”的概念。所谓城市群,可是我几座城市的联合体,这太大再说能扭转空城景象。以日本为例,新干线的建成联通了东京和许多小城市,却没办法 如想象中带动小城市的发展,更多的年轻人背叛家乡,来到了东京。由此可见,城镇化太大再说能推动中小城市经济的发展,反而不可能 加速其衰落的多多程序运行 。“城市群”的热炒是为了炒高房价。

那先 年,许多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靠地吃饭成了惯性思维。企业同样没办法 。许多公司下皮 上有太大再 盈利模式像食品加工、物流运输等,深究下去,实在是靠土地盈利的。细看上市公司的报表,不少盈利较好的身前都在搞金融、搞土地。

近年来,房价都在可是我节节攀高,关键在货币超发。30009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印钞机”。2012年,全球新增货币供应量中国占近一半。今年3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已达103.61万亿元,首次突破百万亿元大关。

与中国房地产紧密相连的是货币供应量和供求关系。我认为中国的楼市高点不可能 过了,不可能 中国出口高增长和货币高增长的时期不可能 过去,未来中国货币增加能有10%就不错了。中国房地产业已进入长远的熊市,像北京、上海那先 大城市的市中心房价升值的不可能 性还有,但对中国整个房地产市场就太大再说再做升值梦了。不可能 手上有空房子,现在赶紧卖了。拿这笔钱,办一家真正的公司。